景青桦树

【银高】失明梗-part. 3(这是一个破车

接上因为写到一半被打断了...所以就这样后续不要期待.可能很久很久以后才有哈哈哈...

【银高】失明梗-part. 2

不多说.接上一篇大概就是一个银时趁人之危欺负高杉喜闻乐见的肉(闭嘴作者

【银高】失明梗-part. 1

失明梗.1

战争结束过后,高杉晋助不自觉的向歌舞伎町的小酒馆走去,他说不清为何在这样的时间点会想见那个银发蠢货 。肯定是因为这之前那个家伙做了许多多管闲事的帮助才让他不得不放在心上,欠谁人情也不想欠这个人的,不管怎么样只要送上谢礼道过谢就两清了。

之前在战争期间高杉的头部就曾经受过剧烈的撞击,不过他仅只是说声无碍就让部下退去,或许是不想自己身体出现问题便省去了检查的步骤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失足。

高杉走上台阶后视觉一片黑暗,他停下脚步不敢轻举妄动,这个脱离原本来拜访的剧本困扰着他,现在这种情况说什么都不可能让那个家伙看见。

高杉小心翼翼的扶着边上的支撑物打算往回走,凭着身体触觉可以预估到踩下的位置,但就算时间过了许久只不过走了几个阶梯罢了。比起还有视觉时,时间的流速像是放大的好几倍。

“完全失去视力原来是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恶心啊。”高杉内心不忿的想着,大概他们两个遇上彼此就不会有好事吧。

高杉正自嘲着这么想着身体也渐渐适应了失明的感觉,人常说失去了五感其中一项另外几项就会加深能力,算是身体的一种修复机制。趁着还没被人发现加快了离开的动作他却听见那既讨人厌又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内心只能暗自叹气。

“银时……你还真是喜欢跟我作对啊”

事情自然是没有按照高杉所想的发展,既然被发现也就算了,高杉索性强装镇定。他不确定银时是不是看见了他的糗态,于是闭上眼高傲的扬起头颅熟练的从怀中掏出烟斗点燃吸烟吐气做着这样他几乎重复过无数次的动作,一连串动作看似正常没有一点错误,骗的过谁却骗不了坂田银时。

“高杉啊,你既然来了,就跟我进屋坐会吧”

银时说着将还正在装逼的高杉整个人揽了过来搂进了万事屋。

“这是做什么……坂田银时!”高杉才刚反应过来就轻易被银时揽着正想说些什么银时依旧无视高杉的抗议迳自带着人往内走

进了屋之后银时也没有提起高杉的视力迳自跟他闲聊很多趣闻,高杉安静坐着听着银时侃侃而谈这些他平时根本不屑一顾的事情,空气出奇的安静,两人却没有一个将话题往高杉的视力上捅破,直至无声的默契被高杉打破。

“可以了,银时。”

“是累了吗?今天很晚了干脆就住同学家啊,不用不好意思了高杉,我们小时候也一起住嘛”

“不用了,我要走了。”

高杉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就算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走什么走,既然来了没有带伴手礼还想离开吗。”

看见这副倔强的可以却依然丝毫不肯依赖别人的高杉晋助,银时只觉得特别心疼还生气,他走上前一把拉住人往自己怀里一靠用力吻住了那张冷漠的薄唇。

高杉只觉得一片温热柔软碰在自己唇上复有些窒息难掩的痛苦便用力挣扎推开了银时,刚要从腰间抽出佩刀就被对方制服。

“小不点到现在还想着砍人可是不行的啊,你这样是会让我生气然后干些很不好的事情哦”

银时用力扣住高杉丝毫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把他按在墙上只见高杉咧嘴夸张笑了出声

“呵哈哈哈,闭嘴,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白痴说三道四,放开我。”

“你说放开就放开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银时看到高杉这副样子也怒了,扣着对方手腕的手握得更用力把人都掐了一条红痕,高杉也丝毫没有表现出疼痛的反应,目光空洞像是什么都看不入眼也确实什么也看不见。

银时为了防止高杉再次暴走从自己腰间抽出腰带将他的手结实的绑在背后。

“这是为了防止你随便伤害同学。”

“银时,我说过的吧,自顾自把我当成同伴我可是很困扰的啊”

“那就更困扰一点,反正这是是万事屋什么困难的委托都接的起”

高杉沉默了片刻停下挣扎淡淡开口。

“放开我。”

“你不是很喜欢看别人不爽么,那我现在就喜欢看你不爽啊,高杉。”

银时说着不但没有帮高杉解开还不知道从哪里拿了绳索把结打得更严实弄成一个怎么也挣脱不开的结让高杉趴在地上。

“那你成功了,我现在很不爽还想砍死你。这样对待一个看不见的人,呵,你倒是长了一些本事,至少莫名其妙的仁慈终于消失不见了。”
高杉挣扎未果索性放弃,只是冷言冷语的嘲讽。

“是啊,对付你这种反派就只能采取暴力手段呐,堂堂乐高军队的总督再次输给我是什么感想啊”

“哼,愿赌服输,任凭处置。”

#银高攘夷时期花街延伸

#cp银高
#脑洞产物不要深究
#有没有第二篇看心情

虽然是战争时期但也不是每天打仗,只要情况许可他们是可以轮休。而这天高杉看见银时鬼鬼祟祟要出营地一把捉住对方后领直接问出这家伙居然想在这种休假日去花街玩乐。

“花街?上次跟辰马他们去还不够么。”

高杉脸上充满不赞同,但银时哪里会管他?一手拍开对方迳自往营地外走显然就是一定要去的架势

“闭嘴高杉,因为上次你这个混蛋在,把好看的姐姐都抢去了这次不会再让你抢啊。”

听见是因为输给自己高杉忍不住嗤笑一声双手抱臂不再阻挡对方往前,心里想银时这种白痴别被那种地方的女人骗了,嘴上依旧毫不留情。

“原来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真是白痴。”

于是高杉说归说还是跟着银时一起去了。



花街——

“高杉,你觉得白痴为什么还跟过来了,你是故意找碴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银时才反应过来那个平常足不出户的大少爷居然破天荒的跟自己到这种地方,难道他也因为上次姑娘笑他坐整晚想一雪前耻?银时说着思想完全跑飞
而高杉听到对方的问话也完全没有被质问该有的心虚,坦坦荡荡的承认。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看你不爽我很高兴。”

高杉板着一张脸完全看不出他嘴里形容的“很高兴”,不过银时看得出来这个闷骚的家伙心里一定想待会像上次一样阻止他泡妞然后偷偷嘲笑他,银时自己越想越气干脆开口想把人骂走。

“喂,你什么时候多出这种s的兴趣的,就一个矮子还跟人来什么花街,小不点就回去吃奶吧。”

“银时,你想打架么?”

“我都不知道这么原来高杉你这么想要阿银我打你,输了你就给我回去。”

“就你这种掉以轻心的态度到现在还没死已经是奇迹了,白痴。”

“好啊死矮子这么嚣张,就你?看我不揍死你啊?”

“白痴。”
……
……


两个人一路走来吵吵闹闹就像一对快要分手的情侣,惹得路人频频围观。别人在花街都是看女人,他们两个倒好旁若无人的吵得开心。

柜台小姐一看是上次来过的“情侣党”(并不)内心腹诽为什么现在的人情侣吵架都要来花街约会但面上不显,亲切的帮两个人介绍套餐方案带他们到房间里。

两个人还在吵,完全没有想到脑洞大的柜台小姐帮他们两个安排了房间,贴心帮他们准备催.情的酒水,更贴心的让姑娘们不去打扰这对“情侣”,其实是柜台小姐怕那位冷峻的小哥知道有姑娘去,事后可能会被砸店,她害怕啊!

到了房间银时和高杉两个依然吵得开心,虽然高杉意识到柜台可能误会了什么,但银时那个笨蛋没有发现自己选了根本没有女人会来的方案还真是蠢到家,这个发展他很满意,总不能让这个没见识的笨蛋给人骗了把第一次给个烟花场所的女子,虽然他不想管但是谁让银时这么蠢。

吵了那么久银时也吵累了拿起桌上的酒水直接喝了起来。

“高杉,所以你为什么跟我一个房间?出去。”

“嗤,刚才付钱的人是我你不会忘了吧。”

“咳,那什么……谁让你刚才一直跟我吵架这不是没发现嘛!”

“蠢。”

高桂—奇怪的人年年都有part. 2

对于桂小太郎的奇怪举止高杉已经不是太过在意,或者说这些日子以来他甚至早就习惯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资优生的脑子果然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

高杉淡定的下了评价。

高杉没有因为多了一个桂就改变他的处事方式,更没有因为桂对他的“特别关注”有什么感谢的想法,反正他注定是不会和武道馆的家伙有什么交集牵扯甚至是成为朋友,更遑论各科老师都夸赞的那位神童,他本就不应该和自己这样的人在一起高杉这么想着,也没有向桂小太郎说明的意思只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反正这样对方很快就会放弃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高杉所愿,这个家伙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每次高杉想翘课想打架想搞事就会出现一个严肃古板的小老头义正严词的说他哪哪哪不应该又怎么样没有武士的正型。

在高杉第391次内心咆哮“这到底跟你什么关系”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难不成你是在班级里面被排挤了所以对我这个吊车尾特别上心吗,桂。”
高杉本来不想说这种难听的话,不过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这么想了之后对于对方是否会因为这段话受伤也不是很在意,再说他根本不需要所谓的朋友。

“我们不是早就是朋友了吗,高杉,既然是我的同学我就要纠正你现在这种扭曲的想法,不上课不与人交谈不会真正的强大起来,你现在的所做所为才是被排挤躲起来的胆小鬼。”

“我是不是胆小鬼关你什么事啊,资优生就可以什么都管吗,既然这么想管那你怎么不管饭”

“那好,你的饭就交给我管了。”

“随你的便。”

就算经过这场没什么用的谈话之后高杉依旧该翘课的翘课,这天也是理所当然的翘课,他在神社前背部倚靠着木桩子懒洋洋晒着太阳。

“你果然在这里啊。”

“听说又在课堂上大闹了,这是第几次了,连讲武馆这种聚集了肩负国家未来英才的名门,也无力容纳像你这样的人才吗,高杉”

“聚集英才的名门?桂,别逗我了,在那里的都是些以他们的才智和父母出的钱和拉关系的少爷们。大闹课堂?我可是说了我会认真联系,不过是动了真格而已。连打架都不会的这些家伙们究竟会带领这个国家走向什么样的未来,真是让人期待呢。”

“…………高杉,即使如此你也还是幸运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因为贫穷连字都不认识的人,也有即使有心也没办法成为武士的人”

“不愧是凭才智被特批入门的神童,说的话就是不一样,如果是你的话可以在那里成为出色的武士哦。”

“成为可以为了国家为了家庭鞠躬尽瘁的武士哦。但抱歉,我不想成为那种无聊的武士。”

“这么说起来,你到底想成为怎么样的武士。高杉,你到底想去哪里。”

“谁知道,那种事情,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那么烦恼了。”

高桂—奇怪的人年年都有part. 1

银魂故事开始之前十几年前的武道馆——

荻城——

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一样有阶级差异,其中包括教育。
这样的时代里,武道馆成为贵族还有少数神童才会进来的学府,若是在里面接受教育,将来更有机会能够得到令平民称羡的“身份”

就算这里是被家里花了重金才进去的武道馆,高杉晋助觉得也不过如此,只是从上层攀比不过转而让小辈比较才学的可笑教育而已。

“很无趣啊,说着政治事实上这些人根本毫无作为,难道所谓的武士就是这样虚伪的存在吗。”

高杉看着前台洋洋自得的老头子不以为然,所谓的教育也不过如此,宣扬着武士思想这种课堂毫无意义,所以他下一堂课就理所当然的翘课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来,明明根据父亲的期望他必须在武道馆里做出符合“高杉家”的行为,不说成绩好,也不能给高杉家丢脸。

“那也只是那个人不想自己造成家里丢脸而已”
高杉这么想着觉得自己根本没错,也许出于想让那个所谓的父亲注意自己,也许是不想让自己变成武道馆那些贵族一样的嘴脸,高杉选择做自己。本身高杉家只是个末流贵族,被那群自得意满的贵族子弟瞧不起另骄傲的他不能接受,也不想接受,所以揍那几个白痴只是刚好而已,他这么想着。加上高杉时常逃课打架惹夫子生气,每天回去不免被父亲一顿毒打,当天就没了晚饭,这样的日子不断重复对高杉来说一点意思也没有。

在武道馆里面如果说有谁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那个靠着优秀成绩凭借一己之力获得士族身份的桂小太郎。这个人在武道馆里和他完全就是个相反的存在——聪明的头脑,一丝不苟的古板个性,一身旧时代的古礼,一头滑顺的头发 。

高杉本来是不觉得自己会和那个完美具有武士行为的资优生有任何交集,不过大概是高杉经常打架的缘故,桂小太郎比高杉想像中还要注意他,在高杉每次打完架之后桂就会多管闲事的找到他并带给他伤药,尽管疑惑为什么这个资优生要这么做,就算询问这个人也只会得到一个两个毫无关联的回答。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需要你同情你更没必要来帮我。”高杉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就算他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但是他不相信有人会无偿帮助他,再怎么装的一副大义凛然接下来肯定就是谈条件的环节了,他冷笑,却没想到接下来的话完全与想像中不同。

“是高杉晋助对吧,像你这种拒绝别人好意的行为不会让人开心,只会比原先更加增添别人烦恼,而且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放弃我日行一善的行为。”桂一本正经的说着,完全没有在开玩笑的意味。

“你日行一善跟我有什么关系。”高杉听见难得不同的回应,觉得有些感了兴趣难得想多说两句话

“因为你打扰到肉球休息,我只能先帮你。”桂用非常夸张的表情表现出他真的很困扰。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不用装傻。”高杉只觉得这人在敷衍自己,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家伙本身头脑构造和自己不同。

接下来的日子高杉烦不胜烦,他躲到哪里那家伙都会出现有时候甚至义正严词的教训他。

而且,为什么他都躲到厕所这个家伙还能找到他!…………#高杉依旧默不作声最后只好评价道。

“桂小太郎真是个怪人。”